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网友自拍  »  姊弟情
姊弟情

姊弟情

今天,香港的一周刊刊登了姊姊和男性朋友goodbyekiss的照片,姊姊给妈妈狠狠地骂了一顿,还禁止她外出一星期。

  姊姊很不开心,其实我亦是感到很不开心,内心总是酸酸的。

  但我亦要做好本分,不可以给我可爱的姊姊伤心的。我买了姊姊很喜欢吃但要排队等很久的芝士旦糕给她。

  她在房中接过旦糕的时候,美眸感动得发红,非常感谢我的阙怀。

  我说尽她喜欢听的说话。

  我:「姊姊,你那晚的照片偷影得很美呀,将你33C,22,34的魔鬼身材完全表露出来,所有男人都为之着狂。」「那你呢……」姊姊冲口而出说了这话后,立刻玉颊霞烧,并大窘地说,「哪有33C呀,得B咋。」我:「姊姊,我是不是男性呀?」

  姊姊奇怪地道:「当然啦,你是个坏坏的大男孩。」我笑嘻嘻地说:「我是男性当然为你着迷啦,姊姊是我朝思梦想的性感对象……哈哈……不要打头……」姊姊脸红红的说:「胡说!」

  我:「不是(胡)说的呀,是(谢)说的,是我老三说的,不是老四、不是四哥说的,嘻嘻!」姊姊啐了一口:「讨厌。」

  我邪邪地道:「姊姊只有33B吗,没理由看错的,不信!快给我检验。」姊姊立刻追打我并骄嗲地说:「大讨厌,连姊姊都讨便宜。」姊姊娇嗔着挥动粉拳在我身上捶打了起来,就好象是按摩一样,好舒服啊。

  我酸溜溜地说:「姊姊,那个洋鬼子是不是你的真命天子啊?」姊姊像感到我话里的醋味笑说:「什么洋鬼子这么难听,他只是我的朋友。」我:「朋友都可以……可以……」姊姊瞪大双眼望着我说:「可以什么?这只是礼貌,我经常见你和女同学都有goodbyekiss的呀。」我立刻无言以对,我很想告诉姊姊我们男人学洋鬼子这种行为只是讨便宜的其中一个方法,唉!姊姊太天真了。

  姊姊:「其实姊姊不是随便的女孩子,外人可以这样看我,但你要信姊姊呀。」我连忙说:「我信!」姊姊:「我们的爸爸这样花心,令我对男孩子失掉了信心,所以就算是我的男朋友亦止于接吻,而我……而我……(姊姊越说越细声)而我还是处女呀……」哗!经常打扮性感的姊姊还是处女?!天呀,真难相信呀!

  我再次邪邪地道:「处女?!不信,要认真检查,(大叫)要立刻……唉也……不要打脸呀……」我给姊姊再K了一顿后,很诚恳地望着她的美眸说:「姊姊,无论外人怎样评论你,你都是我的好姊姊,我会一生—世都呵护你,爱锡你。」姊姊感动得双眼红红的,将头挨在我宽阔的肩头上:「多谢。」我们享受着这宁静的时刻,感受着我们情浓化不开的姊弟情。

  过了很久我才幽幽地开口:「姊姊,究竟接吻是怎样的呀?和goodbyekiss有什么不同?」姊姊瞪大眼惊奇地道:「你还未接过吻?」

  我:「是呀,我还未接过吻(和姊姊),还未遇到像姊姊一样美丽的女孩吗!

  快说给我听呀。」

  姊姊:「我介绍美丽的女孩给你好吗?」

  我:「不用了,如你有孖生妹妹或孖生姊姊就给我介绍吧,姊姊快说接吻有什么感觉呀。」姊姊双脸微红的说:「当接吻时会有一种很难形容的快感,两个接吻的人好像互相的灵魂连接在一起,还有的是有无穷无尽的舆奋感觉,就像……不说了,多羞人呀……你以后试过就知了。」我装得很可怜约样子说:「但……但我想现在知呀,姊姊可以帮我吗?」姊姊给我的话吓了一跳:「怎帮呀?现在荒原百里都没有一个女孩。」我:「姊姊就是女孩吗,还是一个世界上最漂亮的女孩。」姊姊在我不断的恳求下,她吸了一口大气然后玉颊霞烧地说:「一次,不可以有下次,我就应承你。」我立刻说:「好,只是一次。」

  姊姊:「你合上眼吧。」

  我立刻闭上眼但又偷偷地张开一线,见到姊姊好像很紧张地用力合上眼,然后嘟起可爱桃红色的小嘴向我的双唇进发。

  当姊姊的樱唇轻轻碰上我的双唇时,我们立刻像触电一般,快感直冲大脑,我感受着姊姊两片溥溥但多肉的樱唇,它们因主人的繄张而变得冷冷的。

  姊姊的可爱小鼻子急急地喘着气,那暖暖的香气直喷在我的脸上,我用尽力吸着姊姊有如花香的香气,而肉棒急速地胀大。

  但这吻只维持了两三秒时刻就立刻离开我的双唇,我立刻大叫抗议说这不是接吻。

  姊姊无奈地再一次轻轻地吻我着我的双唇,然后微微张开樱唇,用她桃红色的樱唇包着我的双唇轻轻地吻着,我已经无法控制自己了,美好的感觉使我的头感到眩昏。

  我手用力地紧紧抱着她,舌头迅速地伸入她的小口中,姊姊可能亦给热吻溶化了,她并没有抗拒我的热吻,她只是把眼睛羞涩的闭上,开始跟我的舌头挑拨、追逐,还发出「缀缀」的声响。我的舌头把姊姊的小香舌勾了进我的口中,吮吸缠搅着姊姊芬芳的唾液。

  姊姊的纤纤双手紧回抱着我,见她黑黑长长的眼睫毛轻微抖动着,细小的眼睛咪成一线,嫩红的脸蛋像红太阳一般,娇慵无力,含羞带涩,楚楚动人,美得好像仙女下凡一样。

  我不断狂吸猛吮姊姊檀口里的甘露津液、啧啧之声彼起此落,更与她的香滑舌头纠缠扭卷,我们的呼吸变得更加急促粗重起来……吻到呼吸困难,我们才依依不舍的分开,分开的舌头还互相牵着一丝银丝……姊姊双脸酡红,一双美眸如梦似烟,还带着迷纲地像回味着刚才的热吻,她温顺的依偎在我的怀中并急急地喘着气。

  姊姊细声地说:「你现在知道接吻的滋味了吗?」我:「知道了,原来是这么醉人的感觉,姊姊感觉好吗?」姊姊:「嗯……」我:「姊姊不知怎样才算做爱呢?你可以……唉也……都说不可以打脸呀……不要打……唉也……」我们就这样玩着、给她追打着,她的烦忧早己一扫而空了。

  自和姊姊接吻后,我们的关系更加亲密,有几次无意的身体碰撞接触,都令到美丽的姊姊面红耳赤。她望我的眼神亦有些少改变,不像是只望着弟弟的眼神,而像是对男朋友的欣赏眼光。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