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网友自拍  »  妈妈的肉
妈妈的肉

妈妈的肉

其实,在我的心里早已不把她当妈妈看待了,在我心中,她早就不是人了,她只是我的一条母狗,我的马桶而已,而她也不再把我做儿子看待,在她心中,我是至高无上的主人,对她拥有绝对权威,她的一切都是属于我的。我经常把她打的满地打滚,遍体鳞伤,她越来越迷恋在被虐中所带来的快感了。渐渐的,一般的虐待已经不能满足她了。终于有一天,我对她说:「妈妈知道冰恋吗?」「什么冰恋?」显然她很迷茫。

  「就是SM中的最高层次:死亡调教,比如说窒息啦,肢解等等。」「那我岂不是会死?」「是的,把你肢解后我还会吃了你,也会把你的内脏拿去喂狗。

  但你处于濒死状态的时候会体验到我以前对你说的SM中的极至快感,你害怕吗?」「你能让我好好想想吗?」「如果我不让你想呢?」「那我就接受好了,儿子是我的主人啊。」「好吧,你想想,我不强迫你。」第二天一早,妈妈主动对我说:

  「儿子主人,我想要冰恋。」「为什么?」「我现在已经发现一般的SM对我已经没有意义了,我想趁我的肉还能吃的时候,把最美的我留给儿子主人,供你享用。冰恋正好可以结束我的生命,从而留住我永恒的美丽。」「真的?!你可要想好了。」「我想好了。」她的态度非常坚决。「还有,主人吃了我后法庭会找你麻烦的,我今天会去把一切都准备好,这样就没事了,好吗?」我同意了。

  妈妈把她所有的财产全部转到我的名下。她给她以前的一个要好的同学通了电话,告诉她自己和爸爸已经离婚了,她下午就去南方,以后再也不回来了。又过了一天,在狗笼里妈妈用她的手机再次给那个同学发了条信息,告诉她已经安全抵达南方,一切都好,正准备出国,不要挂念。关了手机之后,妈妈对我说:「现在好了,没有人知道我还在这里,我们可以开始了。」我看着妈妈如此精心细密的安排,突然有些不忍想放弃。「我看,我们还是算了吧。」「不要算了啊,主人,否则体验不到极至快感我也会死的,那样我会非常伤心的,与其伤心的死,还不如儿子把我肢解了,我会很快乐的,求你了,好儿子主人。」「好吧,那我就真的送你出国,去天国。」我不忍看她那泪流哀求的样子,答应了,她破涕为笑。

  在开始之前我和妈妈最后一次疯狂地做爱了。我的阴茎狠狠地插遍了她的小嘴和阴道,最后让她睁着眼睛,直接射在她的眼球上。接着,我用手挤进她的阴道,触摸了她的子宫,好柔软好温暖的感觉。从子宫里出来的时候,我的手上全是鲜血,这更让我们亢奋。休息的时候我让她去浴室清洗干净,我则开始布置房间。

  我这间房间早就做了隔声处理的,只要门一关,外面根本听不到里面的任何声音。

  关门开灯后我把前一天买好的大塑料布铺在地上,再放上一床大棉被,盖上一条崭新的深红色床单,旁边则放上几个托盘,绳子,润滑剂,纱布,手术刀,匕首,止血钳等等。

  妈妈从浴室出来了,穿着一双崭新的十二公分高的紫色高跟凉鞋,鞋上还有一朵可爱的小红花。妈妈玉体雪白,娇乳微颤,还居然梳了一条麻花大辫子,丰乳肥臀的她益显漂亮动人。我抚摩着那粗大光亮的麻花辫,问:「你怎么想起要把头发织成辫子啊?」「你把我的头割下来后,好方便你提着妈妈的头啊。」她还想的真周到。我拿起一条毛巾被把她身体上的水全部吸干,她站在棉被的中间,上方楼板下有一个原来挂吊扇的铁钩,我把绳子穿过铁钩,拉下来把她的双手手腕捆在一起,然后把她往上吊,使她脚尖刚好能挨到地面,但又很难用上力。

  我要把你的体毛给褪了。」我说。我拿起早已准备好的褪毛膏把她的双臂和双腿以及前胸后背全抹上,过了几分钟后,拿起一条热的湿毛巾狠狠地搓,她身上那细细的绒毛全不见了,我的手在她的身上上下抚摩着。「好光滑的一块肉啊,手感真好。」我赞叹道。至于阴毛,我则是用镊子一根根拔下来的,放进一个小塑料袋里,要留做纪念的。我一边拔阴毛一边拨弄她的阴蒂,她的双腿已经站的很酸,开始轻微的颤抖并且流了不少汗水,阴部不断涌出淫水,嘴里轻轻地呻吟着:

  「快,快干妈妈,我要。」「你这头淫荡的母狗,马上要死了还要卖骚,去死吧!」我抓起匕首对着她的阴道就插,这一下直接穿过阴道刺进了她的子宫,强烈的穿透感和阴道的撕裂感再次刺激着她,她扭动着肥硕的大屁股,喃喃的说:「是,我是猪狗不如的畜生,快,快把妈妈的子宫掏出来,割碎我,哦,好爽啊……」我抽出匕首,阴道再次见血,我拿起一团棉花塞进去。「我讨厌你说话,现在先把你的舌头拔了,伸出来!」妈妈很顺从的把舌头尽量往外伸。我左手拿起一把老虎钳夹住她的舌头,疼的她眉头紧皱,但没有叫,右手拿起手术刀,先把她舌头下面的连接韧带割断,边割我的左手边往外拔舌头,她大口喘着气,我终于看见她的喉管都快被我拔出来了,才拿起手术刀横着一刀割下她的舌头,足足有十七公分多长呢,红红的软软的,这条曾经吻遍我全身无数次的舌头如今终于静静的躺在托盘里了。现在的妈妈只能哼哼了,我拿布给她抹去嘴角溢出的鲜血,再把一大团棉花塞进她嘴里,说:「把血咽下去,不要往外流!」她点点头。我用手捏了捏她的左乳房,我把手术刀贴在乳房外上部,慢慢向下加力,乳房向内凹陷,嗤的一声轻响,手术刀切进了乳房,她闷哼了一声,一股鲜血流了出来。我一边用手术刀割开乳房,一边用纱布洇去鲜血,手术刀划过肌肤,发出丝丝的响声,她扭动着屁股,忍耐着,流汗的脸上却有着兴奋的表情。过了好一会儿,她的一个乳房终于被我拿在手里了,它带着她的体温趴在我的掌心,而原本乳房的位置正不断的涌出鲜血,不断起伏的胸部带动肋骨隐约可见。我把乳房放在旁边的托盘里,用手扶着另外一只乳房继续切割着,当两只乳房都趴在托盘里的时候,我拿秤一称,居然有三斤六两多重,不愧为名副其实的三六胸围啊。我把装着乳房的两个盘子放回到她身边的地上。两只乳房白嫩丰润,吹弹可破,乳头如小小的樱桃一般,安静的趴在上面。她看着她那离开身体的两只乳房,小脸上满是汗水却难掩兴奋。

  妈妈点头示意我继续。大量的失血让我的妈妈看起来有些苍白,红唇已经变得有些淡淡的紫色,平添了几分冷艳。我拿起手术刀换了片刀片,沿着她的外阴把皮肤划开,表皮带着淡黄色的脂肪粒速度的向两边翻开。我小心的切割着阴部那淡黄色的厚厚的脂肪,一直到我的手指可以从外面触摸到她的阴道,我左手抓住阴道往外拔,右手持刀把阴道和周围的连接组织小心割断,慢慢地我看见了子宫和卵巢,我继续往外边拔边把子宫卵巢从妞妞的体内剥离。足足过了十几分钟,我终于把她的外阴、阴道、子宫和卵巢连在一起给割下来了,她看着盘子里自己的一整套女性生殖器官,兴奋莫名,眼睛睁的大大的,喉咙里面含混不清的呜呜着。她那早已被我割破干瘪的膀胱和一部分大肠从下面的缺口处露了出来,我没有理会。

  我拿过一条凳子,把妈妈的右腿搁上去,用手摸了摸她的膝关节,现在我要连着高跟鞋一起把她的小腿割下来,妈妈的双腿修长匀称,我早就想割下拿在手里了。我的手术刀很快的沿着关节间的缝隙割断了她小腿和大腿之间的肌肉组织和结缔组织,切到她的腿动脉时,我先用止血钳夹住动脉,再轻轻割断。我把还穿着高跟鞋的右小腿靠墙竖放在一个透明玻璃水缸里,用温的盐水浸泡着,以免腿内残余的血液凝固过快出现尸斑,影响美观。很快,她的左小腿也被我割下竖放在水缸里,两条还穿着高跟鞋的小腿让我想起了鞋店里面的塑料鞋模。由于没有了腿的支撑,妈妈的双手显然无法支撑她剩余的体重。我把她放了下来,解开了她手上的绳子,让她躺在床单上。我再次拿起手术刀,沿着肩关节快速卸下了她的两条手臂。大量失血让妈妈

  有些委靡了,我决定尽快结束一切,让她享受极至快感。「我要割下你的头了,准备好了么?」她轻轻地点点头,苍白的脸上迅速泛起了一阵红晕,煞是好看,眼中尽是激动的神情,上身的肌肉也开始了颤抖。我扶她坐好,把她长辫子向上绑在吊钩的绳子上,这使她的头向前微低。没有了四肢,也没有了乳房阴部的妈妈看起来怪怪的,突然使我有了一股尿意,「睁大眼睛!」她抬起头,把眼睛睁得大大的。她的眼睛还是那样的清澈如水。我掏出阴茎,对准她的双眼把尿射过去,同时大声说:「不准闭眼!」尿完之后,我看着她那尿水汪汪的大眼睛,又有了新的想法。「你的眼睛反正就要没用了,我用针刺烂它吧。」她点点头,脸上再次迅速泛起了红晕,我知道,又一次高潮冲击了她。我先用手摸她的眼球,还用指甲在她眼球表面又抠又划,还用手指轻轻弹了弹,感觉象在弹弹子,她的眼泪都出来了,可是她的眼睛一直睁着,任由我玩弄。我拿来一只空的注射器,对准她的右眼瞳孔中心,慢慢扎入,三公分长的针头被我扎进去一半。我抓住注射器的推柄往后拔,针筒里马上就涌出了一些半透明的液体,而她的眼球迅速瘪


  了下去,我把她的眼球抽干了。我拔出注射器,她的右眼皮马上闭上了。这时她的右眼不再象原来那样向外微凸,而是微微向内凹进。我蹲下去抱起她的头,「睁开左眼!」妈妈很听话,眼睛睁的很大。我用嘴凑上去,含住她的左眼,用舌头轻轻舔弄她的左眼,她的喘气开始加剧,突然,我大力一吸,只觉口中多了一个球状物体,妈妈的左眼被我吸出来了,我用力咬断眼球后面的经脉。她的左眼皮下流出了血,很是刺激。这时我突然发现妈妈的身上居然有了红晕,我问她:

  「刚才吸你的眼球是不是很刺激?有高潮反应吗?」妈妈连连点头。我把眼球吐出来,放在她的嘴唇上滚动。「这就是你的眼球,感觉舒服么?」没想到她居然张开嘴,把她的眼球含进了嘴里。我把她口里的棉花拿出来,由于妈妈没有了舌头,眼球居然滚进了她的胃里。「那我只好先切开你的胃了。」听了这话她向前挺了挺肚子。我放下手术刀,到厨房拿了一把菜刀,对着她的上腹划下去,切开的肚皮象书一样向两边翻起,厚厚的切断面上,雪白的皮肤、淡黄的脂肪、紫红的腹肌和腹膜层次清晰地显示出来。随着鲜血的渗出,深棕色的胃,紫色的横结肠和红色的大小肠也慢慢涌了出来。我有一种杀猪的感觉。我找到了胃,深棕色。

  我拿起一把剪刀轻轻地把胃剪了下来,用刀剖开,眼球果然在里面,胃里面没有其他东西,因为妈妈为了这一刻已经连续四顿没有进食了。我把她的眼球放进我的嘴里,嚼碎吃了,味道有一点苦,但让我很兴奋。「好了,现在你的最后时刻来临了,我要割下你的头。我会把你的肉吃了,你的心肝肠胃我会统统的喂狗,好好享受吧。」妈妈原本委顿的身躯马上有了反应,在一阵阵轻微的颤动中再次泛起了红晕,我抬起手先狠狠的抽了她几个耳光,对着她的后脑就是一脚,她的整个身子都被我踢飞了起来,还好她的辫子很粗,把她又荡回来了,我把左手插进她的嘴里,抓住她的下颌,右手拿起匕首对着她细嫩的脖子用力切割,她全身不断抽搐,一阵一阵的红晕越来越强,最后,在她全身痉挛的瞬间,我切下了她那美丽的头颅。她那没有四肢和性器的胴体斜斜地向侧边倒下,脖子上鲜血向外喷射,足有一米多远。她的头在吊钩的绳子上荡悠。我把辫子上的绳子解开,提着头进了浴室,把她的头在浴缸里反复冲洗干净,然后把辫子挂在门后的衣帽钩上,沥干她头上残余的水。我拿了把钢锯再次回到房里。我用菜刀平着肚脐把妈妈的身躯切断,把里面的内脏全部掏出放到一个大桶里。妈妈的大屁股依然那么迷人性感,我沿着会阴中线一刀就把她那迷人的屁眼割成两半,接着把她的左右两片大屁股切开,再用钢锯把盆腔的骨头从中锯开,现在,每条大腿上都连着一片大屁股了。我的妈妈彻底成了一堆死肉。

  我放了满满一浴缸的水,准备清洗妈妈的残肢断体。忙了这么久,我也确实饿了,我决定先吃掉她的那条右小腿。我脱下她的高跟鞋,用手握住她的脚,她的脚可真小巧,手抚摸着她的脚,放到嘴边,用嘴轻轻吻了吻。粉红色的脚掌泛着滑润的光泽,五个细长的脚趾整齐地并拢在一起,细密柔和的趾缝,五粒红润嫩滑的趾肚,那幼嫩的淡红色的趾肉就象重瓣的花蕊,姣妍欲滴。脚掌上隐约可见的纹理间散发出淡淡的沁人心脾的和着微弱汗味的肉香,鹅蛋般圆滑细腻的润红脚跟由足底到小腿颜色逐渐过度到藕白色,脚后跟奶白色中透着淡黄色。温热的脚底板,泛着潮红的脚掌由于出汗的缘故极其柔软,从脚掌到脚心颜色渐渐由细腻的肉红色转为极浅的粉色,五粒脚趾几乎是透明的粉红色,象一串娇嫩欲滴的葡萄,我感到抚摸妈妈脚掌的感觉就象抚摸婴儿的脸,整只脚柔若无骨,把它贴在脸颊上,就象一只颤抖的小鸟,那温热、细腻、滑嫩、润泽的感觉让人都快疯了。我伸舌头舔了一下她那长长的细嫩中趾,汗液淡淡的咸味及汗腺分泌的少量油脂和着那绵软滑腻的香浓使我如痴如醉。我对着这只柔嫩脚掌疯狂地舔食起来,先是她的脚底板,然后是她的趾缝,最后再挨根儿吮吸她的细长白嫩的脚趾头。我的嘴痴迷地伏在她的脚脖上,她光滑、圆润的脚踝、莹白的脚腕,丝柔、软缎般清滑的脚背就在我的唇下,脚背上细腻的肌肤上若隐若现的筋络纤毫毕现在我的眼前。她那惊鸿一瞥的脚底更显柔润异常,脚趾肚的整洁和趾底皮肤更加柔媚;香秘的趾缝间五根白玉般的秀趾丝密齐整的相依;我吸吮着她的每一个脚趾,一个个小肉粒儿格外可爱。白润柔软的脚掌如松绵的香枕,曲秀的脚心如清婉的溪潭,莹润、粉嫩的脚跟轻揉之下现出微黄,白润凹凸泛起,惹人轻怜惜爱,脚弓向上微微巧起,上前用嘴含住她那圆润的脚后跟,用舌头拼命的舔,然后用牙齿轻轻的咬,顺着往上舔到了她的脚心,她的脚心很丰满,舔起来很舒服,一会吃的时候一定要吃这里。我的舌头又舔到了脚掌上,这里颜色略红,肉也比较多,但相对脚心来结实一些,她的脚在我的吸吮和舔抚下变的亮晶晶的,让我想起了水晶肘子,我决定把它清蒸。我拿起妈妈白晰柔嫩的小腿在水龙头下洗净,然后用白色的毛巾擦干。我把她的嫩脚托在手上,放在灯下仔细的欣赏着,真是件美妙的艺术品,柔嫩的脚象玉石雕啄过一般晶莹剔透,我拿着妈妈的脚放到我的嘴边,又一次的吸吮着她的每一根脚指,然后再给她穿上脱下的高跟鞋,放在了一只铺满水过的白色大瓷盘子上,以至于一会儿加热的时候不会烫坏妈妈脚上细嫩的皮肤。我在她的腿上和脚上刷了一层蜂蜜,又在外面刷了一层食用油,这条就看起来象水晶一样剔透,我把盛着妞妞小腿的盘子放进了大蒸笼里,很快,香气飘了出来,是那样的诱人……

  我开始清洗妈妈被我肢解的肉体。妈妈结实的胳膊看起来柔弱无骨,再加上一只玉手,摆在浴缸里一如既往地诱惑着我。她的手特别的白晰,手指修长,手电从她手心照过去几乎可以透过去,我把她切下来的两条手臂折好用保鲜膜包着,接着用冷水冲洗着已经没有生命的两只细嫩的乳房和柔软的舌头,触感似乎比在妈妈的身体上还要美妙,大概是我想象着它们快要成为我的美味了吧。人身上肉最多的地方就是屁股和大腿了,妈妈最性感的地方也是这两个地方,洗净后她那混圆的屁股依然白里透着红,在灯光的照射下很有光泽。我把这些肢体一一用毛巾抹干,连同妈妈那颗美丽的头,统统放进了冰柜,妈妈这么多的上等好肉需要我慢慢来品尝。

  这时候妈妈的那条玉腿已经在蒸笼里蒸了一个多小时啦!我小心地掀开大蒸笼上的盖子,一股白色的水蒸气从蒸笼里冲了出来,夹带着阵阵浓郁的肉香。当蒸气渐渐散尽,慢慢露出了庐山真面目——条小脚上还穿着紫色细高跟凉鞋的性感迷人的小腿静静地躺在大瓷盘中,太漂亮了,真是美丽的食物。我套上隔热手套,小心的将这美食连同瓷盘从蒸笼里搬出来,移放到早就布置好的餐桌中。人肉的香味十分浓郁,扑鼻而来,腿上皮肤的颜色已经由原来的藕白色变成了现在的粉灰色,从皮肤上不断有油脂渗出,更显得小脚水晶剔透。整条腿上还冒着热气,香味。我已经经受不住这种诱惑了,我提起高跟鞋的后跟,向妈妈的小腿咬去,剎时间满嘴充满了腿肉的味道,这种味道很特别,有点象我曾经吃过的兔子肉,但又比兔肉多了几种说不清的味道。吃完了小腿的肉之后,我把她的高跟鞋脱了,细细的品着她脚心上的肉,随后又咬了一口脚掌上的肉,这里的肉很香,虽然肉不是很多,然后我又咬向脚后跟,妈妈浑圆的脚后跟算是她脚上肉最多的地方了,我疯狂的啃着她的脚,直到这只脚只剩下白骨,才一会,妈妈那水晶般的小腿嫩脚就被我吃的只剩下一堆白骨,我现在已经不饿了。<看着妈妈留下的一堆美肉,回忆我们相处的十多年时光,我心里既充实又有一丝失落。面对这一堆支离破碎的肉,我永远地失去那个欢颜笑语给我快乐的妈妈了,但她把她最美好的东西留给了我,我吃了她的肉体,她在我的心中获得了永生,获得了永恒的美丽!

  【完】